当前位置:主页 > 综合阅读 > 正文

教育信息化的国际行动框架研究

2018-11-13 21:22:30 综合阅读 作者:赵晓冬 朱廷劭 曾
---

【摘 要】 其他国家对于教育信息化政策制订的方向导向以及先进的教育信息化实践经验对于我国开展教育信息化建设具有重要的借鉴意义。本文首先汇总和分析世界各国在教育信息化政策制订方面的主要导向;其次,对各国教育信息化政策的实施落地、基础设施搭建、师资队伍培养、学生信息技术能力提升、依托重大项目开展实践的经验等方面进行总结和提炼;最后,基于调研和分析结果提出未来国际教育信息化的九大趋势,期望对我国教育信息化政策制定者及相关从业人员有所帮助。

【关键词】 教育信息化;行动框架;政策导向;实践经验

【中图分类号】 G642.0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9-458x(2017)10-0020-06

2001年,我国学者黄荣怀曾经撰文阐释教育信息化体系的六大要素,阐明了其中信息网络、信息资源、信息资源利用以及信息技术应用这四个因素之间的关系,同时对中国教育信息化的发展特征、现状和发展趋势进行了系统分析(黄荣怀, 2001)。2008年北京师范大学智慧学习研究院对国际教育信息化的相关发展趋势进行了阐释分析(刘朝晖, 等, 2001)。

时至今日,伴随着信息技术的飞速发展,国际教育信息化行动框架的相关研究对我国教育信息化的发展起到极其重要的促进和指引作用。

本文对国际教育信息化的政府政策导向、各国实践经验进行了系统的调研和分析,并基于调研和分析结果对国际教育信息化的发展前景进行凝练和总结,以期对我国教育信息化政策制定者及相关从业人员有所启发。

一、国际教育信息化政府政策导向分析

美国属于出台教育信息化政策较早的国家之一,1996年1月,时任美国总统克林顿发表了年度国情咨文,把发展以计算机为中心的现代教育技术作为迎接信息社会对于教育挑战的重要举措之一(刘治华,等, 2004)。美国联邦教育部还在1997年2月发表了与教育行动纲领相匹配的举措指引。1998年,美国政府为教育信息化投入510亿美元。美国联邦教育部在2010年颁布第四个国家教育技术规划《变革美国教育:以技术推动学习》;2013年,时任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连接教育(Connect ED)计划。这些相关政策均是以提高全民计算机应用水平为主要目的。

英国在教育信息化领域一直以战略上的远见卓识和策略上的求新务实著称。1998年,英国政府以立法的形式改革教育信息化,先是要求计算机作为必修课,后制定了课程评价的九项标准。在英国教育经费中有6%的款项作为计算机硬件设备的购置经费,确保20%的中小学生使用上了计算机。同年,启动实施了全国上网学习计划,其目的在于提升教师信息技术能力。另外,英国“2010-2012年发展战略”重点关注可在短期内造福教育部门的活动,开发更加环保的ICT方案;通过《下一代学习:2010-2013执行计划》推进基础教育信息化向纵深发展。

法国于1998年初宣布了三年教育信息化发展方案,将政策重点放在如何调动教师的学习能力上,通过提升教师的信息化水平从而提高计算机硬件设备的使用频率,以提升计算机使用的有效性,把计算机配置率提高到初中学生每16人1台、高中学生每6人1台。

芬兰于1995年推出了强有力的教育信息化政策,把“全体公民掌握和应用信息技术能力”列为全国教育的指导方针,以此提升国民掌握信息技术的基本能力。在教育管理上规定,芬兰学生经过九年的义务教育之后必须熟练使用计算机,并达到国家要求的计算机互联网技能标准。

日本于1997年1月在《国会施政报告》中指出,需要进一步加强和提高在校师范生和在职教师的教育信息化水平,通过培训的方式提高教师的专业水平,为此政府开设了 “教育信息化方法与技术”课程。

韩国于1995年5月制定了教育信息化政策——《建立主导世界化、信息化时代新教育体制的教育改革》方案,強调把各项先进的信息技术引入教育领域,建立国家虚拟大学和国立电子化外文图书馆。

新加坡在1997年至2002年的总体教育信息化规划中保证每两位教师配备一台计算机,并拨出专款为教师每人补贴20%的购买自用计算机的费用。同时规定,在小学教育10%的课程和中学教育40%的课程中,教师必须应用计算机授课,通过多样化的方式来提升教师应用信息技术的水平、完善校园网建设,并要求所有教师及小学四年级以上的学生配置并应用电子邮件账号。

由此可见,20世纪90年代以来,各国开始重视教育信息化对于提升国民素质的重要作用,政策制定关注实践举措、基础设施建设、教师信息技术应用水平提升和国民信息素养提升等层面。

二、教育信息化的国际经验:全球在行动

在政府政策导向明确的基础上,各国开展了教育信息化的大量实践。美国联邦教育部资助了题为“教育信息化的国际经验”的研究项目(世界教育信息杂志编辑部, 2012),并发布《技术应用于教育的国际经验:最终报告》。该报告调研结果显示,各国教育信息化实践表现出一些共性的特征:①ICT战略对于教育系统的完善和提升具有重要意义;②重视ICT基础设施的持续建设,加大对电脑硬件和教学软件的投入,提升设备的便携性和机动性;③引入学习管理系统,转变课程组织实施、使用和信息传递的方式以及学校与家长沟通和交流的方式,提升效果监测以保证政策落地;④在扩大覆盖范围的同时,开始考虑加大在云计算和互操作性标准开发方面的资金投入,提升性价比;⑤重视为教师提供在线专业发展指导和交互式协作工具;⑥加大对数字化教学资源的相关投入(张进宝, 等, 2014)。

各国的教育经验显示,各国都在教育信息化上采取了有效的行动,但由于各国的经济水平和国家政策的引导不同,教育信息化的发展也呈现出不同的形态。

(一)美洲各国的教育信息化特征

美洲各国经济水平差异较大,教育信息化水平也相应存在较大差异。

北美地区经济相对发达,在教育信息化发展水平上表现出明显的优势,硬件设备以及信息化水平更高。加拿大的在線教育发展尤其突出,远程教育和全民终身教育的相关研究已经相对成熟。南美各国教育信息化发展存在瓶颈,但这并未阻碍各国加大资金投入来不断提升教育信息化发展水平(世界教育信息杂志编辑部, 2012):

美国在宽带连接、无线网络搭建、教师专业发展活动等方面起步较早。截至2008年秋季,所有公立学校已经接入宽带,69%的学校有无线网络。2010年提出国家宽带计划。2009年87%的教师参与教师专业发展活动,并开始创新尝试远程课程、企业MOOC等新兴应用方式。

加拿大将技术应用作为终身学习素养评价的五个维度之一,在学校和教室网络互联基础建制方面实现全部联网,将ICT列为必修课程,并通过技术手段和非营利机构助力教师参与应用研究、开发和创新活动。

墨西哥的教育信息化强调提高教育质量,重视教学资源建设,强调课堂应用,运用电视远程教育项目普及初中教育。

巴西启动“巴西之家计划”,让没有条件接受传统教育的人接受教育;为公立学校分发低成本笔记本电脑以在更大范围内实现“每生一机”;建设国家虚拟教育网络等系列数字教育资源库;以专用的卫星教育电视频道开展远程教师培训。

智利通过混合和在线手段支持教师专业发展;2011年的评估显示,ICT技能处于初级、中级、高级的学生在全体学生中的比例分别为46.2%、50.5%、3.3%;教育技术中心建立在线资源市场及虚拟学习平台。

(二)欧洲各国的教育信息化特征

欧洲各国的教育信息化规划与发展具有地区特色,如“英国2010—2012年战略”“数字法国2012”“数字德国2015”。欧盟国家的教育信息化工作在很大程度上体现出一体化的倾向,相继提出了一系列计划来推动各个成员国的教育信息化发展进程,如《欧盟使E-learning成为教育与培训的主流报告》(2011年)、《欧盟教育和培训合作战略框架》(2011年)、《扩展学习视野:挖掘共同创新、游戏与开放学习的潜力》(2012年)、《欧盟2013年ICT领域工作计划》(2012年)、《反思教育》(2012年)、《学校调查:教育领域的ICT》(2013年)、《宽带的社会:经济影响》(2013年)和《欧盟信息化基础设施白皮书》(2013年)等。

英国几乎所有学校实现联网,2010年93%的中学和67%的小学使用学习平台;将3D打印技术和机器人技术纳入国家新课程;教育和通信技术协会、全国技术提高教育联盟协会、计算机协会等也实施教育信息化项目。

法国2009年将62亿美元专门用于ICT的跨领域投入,包括“数字农村学校项目”;“数字法国2012”提出增加数字技术在学校教育中的使用,加强数字化校园建设;开展关于ICT在学校中应用的年度信息化调查;通过试点项目向中学生提供数字教科书。

德国在“数字德国2015”中提出要将教育、媒体与ICT整合,超过95%的学生拥有计算机并接入网络;从关注使用频率、使用资源量发展到关注ICT的使用方式、教学模式和效果;促进移动设备在在职学习中的应用,强调云计算的教育应用,实施“一对一教学项目”。

丹麦实施“数字福利”方案,政府统一为学校配置基础设备、培训师资、统一教材及开发应用方法等拨付专项资金;教育部规定中小学必须使用ICT;99%以上的学生拥有电脑并与互联网连接,教学资源全面数字化;中小学课程中25%的课时可以采用远程教学;开展针对在职教师的教育信息化资格认证。

葡萄牙ICT能力计划的目标是到2010年有90%的教师获得ICT技术认证,政府分发给师生120多万台笔记本电脑,生机比降到2∶1,购买笔记本电脑的资金在很大程度上由电信公司补贴;在每个教室安装了视频投影机,1/3的教室安装了交互式白板,超过95%的学校连接高速网络。

俄罗斯移动学习设备已经广泛使用;将中小学教学信息纳入统一的信息网;积极推广在线教育资源和电子教材。

爱尔兰政府的教育信息化投入受到经济衰退的负面影响,四分之一位于偏远地区的学校依靠卫星获取资源;与通信部协同合作发起学校宽带项目;与私立机构合作密切;英特尔未来教育、微软创新学校起到协助作用;ICT Action Plan提高学生胜任工作的ICT技能。

比利时启动ICT无界限项目、学校信息化计划,为学校提供在线支持,教育门户网站是教师分享学习材料的重要平台,帮助身体和心理有障碍的学生进行学习。

意大利实施“数字学校计划”改变学习环境,采用专门的数字或混合媒体教科书。

荷兰“四项平衡监控”在ICT基础设施、专业发展、数字学习资源和愿景领域收集数据。

芬兰所有的课程都嵌入了技术的使用;学校学生管理系统与国家统计局实现网络对接;通过发放小额补贴等方式,激励教师不断应用、开发、试点和推广信息化教学理念。

爱沙尼亚所有学校都开展了质量管理项目和年度自我评估,推行跨部门的电子政务,所有学校纳入国家系统。

瑞典为教师和学生提供丰富的在线专业发展资源、数据库、全球教育信息和研究成果。

挪威将数字技能定义为学生需要掌握的五项基本技能之一,通过在线门户网站提供免费的数字学习资源;对教师和学生进行数字素养的测试;ICT教育中心在科研、区域合作、多种服务开发和政策制定方面发挥作用(张进宝, 等, 2014)。

(三)亚太地区各国的教育信息化特征

亚太地区各国都高度重视教育,但国家之间经济差异大,国家之间、城乡之间教育发展不均衡。各国教育信息化发展策略与规划表现出各自的特色。

日本在2010年启动“未来校园”,为6至12岁的学生提供电子课本和学习资源;促使学生在课堂上、家庭中都能学习ICT相关的伦理和道德知识;“未来学校”项目探索平板电脑全面进入学校。

韩国小学电子教科书启航项目让每位学生拥有一部平板电脑,实现一对一教学;在2011年经济合作與发展组织调查中,韩国学生利用计算机和网络学习的能力排第一名;韩国所有学校与国家教育信息系统联网,云计算实现国家计算设备对所有研究机构开放,教师和行政人员利用学校信息系统与家长沟通。

印度于2012年成立在线实验室;建立高等教育的全国性网络平台,达到师生网络互通、资源共享。

以色列教育信息化基础设施项目50%的投入靠第三方机构资助,ICT项目主要向资源有限的周边学校师生开放。

新加坡网络健康课程计划把ICT与普通课程相融合并建立网络学习空间,学生运用ICT进行自主学习;ICT综合导师计划提高教师的教学能力。

泰国义务教育为学生提供平板电脑。

澳大利亚中学计算机基金提供新的ICT设备,生机比达到1∶1;政府支持学校配置高速宽带,偏远地区实现至少12 Mbps的无线和卫星接入;ICT素养评估每三年举行一次;建立了国家数字学习资源网络。

新西兰大力投资校园网络升级项目,实现校园100 Mbps光纤网络连接;90%的教师参与笔记本电脑资助租赁方案;教育门户网站为教师通过“数字商店”获取数字化学习内容提供途径;通过虚拟学习网络项目使用视频会议,乡村中学可实现“共享”教师;ICTPD项目允许众多学校申请专业发展基金(张进宝, 等, 2014)。

三、未来国际教育信息化的愿景:九大趋势

(一)政府继续发布教育信息化国家新战略

在教育信息化的战略方向上,各国政府均发布了新政策,如美国的“变革美国教育:以技术增强学习”国家教育技术规划、日本的“教育信息化指南”、韩国的“智慧教育战略”、澳大利亚的“数字教育革命”、法国的“数字农村项目”、阿根廷的“数字资源整合计划”、德国的“数字德国”战略以及丹麦的“数字福利”战略,等等。在教育信息化的战略上虽有差异,但是在重视ICT的建设、教师和管理人员的素质技能培训以及信息化技术的应用上都很相似;强调设计、开发和共享数字化学习资源,强化ICT的教学应用;私营机构的作用大多是为教育提供ICT软硬件和服务(世界教育信息杂志编辑部, 2012)。中国的教育信息化规划则体现出更为重视农村、贫困、边远和民族地区的倾向,力图缩小并跨越“数字鸿沟”,重视基础设施、资源、应用、管理和服务体系建设和机制创新。

(二)数字化学习环境更加惠及处境不利人群

互联网的使用和信息基础设施为旨在获得长期收益的信息技术后续投资打下了基础。一些全国性的宽带连接计划已成为惠及大众的国家性行动计划。澳大利亚的数字教育革命基金会拨款8,000万美元,支持一项旨在为澳大利亚93%的学校、家庭和工作场所提供网速达100 Mbps的宽带连接计划;加拿大、智利、法国、冰岛和新西兰等很多国家明确提出要改进网络服务质量,通过广泛的努力和具体的教育行动计划让学生受益;比利时的ICT无边界计划为残障学生和身患慢性病的学生提供学习机会。

(三)激发社会力量建设并面向全社会开放各类教育资源

全球都在努力实现制定统一的标准、规划和分类以整合全球的资源,努力做到最大限度的资源共享。同时也都积极鼓励全球培训机构以及协会配合整合资源,形成学习资源数据库。利用政策和福利的引导,促进学员通过门户网站以及平台利用学习资源,以达到提高技能的效果。国际上实施的这些措施,中国也都做到了,并且更加重视优质教育资源向全国各地学校传输,“优质资源班班通”是更超前的理念,而且建立了国家公共资源服务云平台。

(四)建设全民学习的开放平台和开放大学

终身学习的重要性越来越显著,通过平台的开发以及资源的整合,可以有效地帮助来自边远地区和低收入家庭的学习者进行知识的学习,从而提高这类用户群体的生存技能。中国在建设和共享大规模在线开放课程、探索国家开放大学和公共服务体系建设模式方面,与国际趋势同步。而且,依托电教系统、电大系统、大学和企业等,在各地建设了大量数字化学习中心和远程教育扶贫服务中心。

(五)提高教师应用教育技术的能力并推进教师变革教学方法

使用信息技术的能力成为教师专业发展的核心要素之一,在通过ICT促进教师能力提升的过程中,最常见的方式是通过光盘、移动存储器和门户网站提供数字化学习资源,这些资源包括本土的公益性或商业性资源、软件工具和系统平台,以供教师在课堂内外使用。一些国家的新举措是多方力量共同开发并共享互动合作的资源,建立数字化学习中心和服务中心,提供后续的公共学习支持服务,并将其理念渗透到教育领域。中国政府实施的教师网联计划、国培计划、全国中小学教师信息技术应用能力提升工程等都重点面向偏远和不发达地区的中小学教师开展大规模的远程培训。

(六)发展学生使用信息技术的能力并将其融入课程,促进学生移动学习

与ICT教学运用相关的大量指标都指向发展学生应用信息技术和终身学习的能力,多数国家在课程标准中对学生的ICT技能提出明确要求,一部分国家将其包含在其他课程的标准之内,另一部分国家则是单独列出。同样,中国不仅仅关注信息技术课程教育和信息化人才培养,更关注信息技术与课程的深度融合。在信息化人才培养中,利用网盘和在线学习系统在手机端和PC端进行课程内容的自由化整理和便捷式的学习。国际电信联盟估计全球有超过60亿手机用户,相当于世界人口的87%。国际数据公司预测2013年平板电脑的销量将达到1.72亿台。从移动设备销量及手机订阅量的惊人增长可以预测未来移动学习的趋势,如:电子教材和电子书包更普及;云计算和大数据支撑平台更受欢迎;教学应用工具、程序、学习内容和支持服务更容易获取;虚拟现实和机器人技术使移动学习更方便;重新对移动学习课程进行教学设计;开发设计更多适合移动学习的文字和音视频内容;在课外、校外、家庭和工作场所中的碎片化学习更流行;更适宜完成作业、个人测试和建立个人学习档案;学习成本更低、学习意愿更强烈;游戏化学习,等等。

(七)信息化教学、教学管理与教学服务三者合力推动教育体系的深层变革

教育信息化发展使得信息化教学遇到了新的挑战,由以往的被动学习转化为现在的主动学习并且学习方式也变得多样化,如自主选学、个性化学习等。与此相对应,在教学管理上要做到教与学的扁平化管理。同时对教学服务也提出了新的要求,需要做到教学资源整合和平台的自有化定制以及搭建,需要利用教育信息资源为更广泛的群体提供学习服务。

(八)慕课浪潮席卷全球或出现“后浪推前浪”

在美国,Udacity、Coursera、EDX等主要慕课平台推出;在欧洲,11个国家联合推出慕课网站www.OpenupEd.eu。中国的清华大学和北京大学也加入了国际慕课平台,并与国内其他高校、出版集团、企业等共同建设中国的慕课平台;教师教育机构、开放大学系统、孔子学院等也推动并引入慕课模式。慕课对高等教育包括传统大学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已经形成“一场数字海啸”并席卷全球。2013年《地平线报告》将慕课视为未来五年内影响高等教育的六大技术之一。

当然,也有一些专家学者对此持怀疑态度——既然是浪潮,一定会出现“后浪推前浪”。程建钢(2014)认为:“慕课是一剂重要的催化剂,而非在线教育整体解决方案的全部或‘秘方’,不要过度宣传并给其贴上一个‘革命’的标签。”祝智庭(2014)认为:“中国开放远程教育存在诸多弊端,有的地方甚至问题迭出,但这些问题大多与管理不良、自律不严、商利驱使之类的非学术因素有关。试想,如果中国高校全面推行慕课,难道这些负面因素就会自然消失了吗?”任友群(2013)认为:“在教育领域,仅凭热情、循风而上,最终尴尬落幕的故事已上演了一场又一场。如果不设计好运营机制,教师培训慕课即便推出,也只能算是赶了一次时尚‘秀’场。”

(九)智慧教育或将形成新的信息化学习变革浪潮

智慧教育(smart education)是为全面、有效提高教育质量与效率,运用各类先进的信息技术对教育过程中所产生的各种信息与情境进行感知、识别、分析、处理,为教育参与者提供快速反馈、决策支持、路径指引和资源配送的教育方式。智慧校园就是信息技术高度融合、信息化应用深度整合、信息终端广泛感知的信息化校园。智慧学习环境的特征为:融合的网络与技术环境、广泛感知的信息终端、智能的管理与决策支持、快速综合的业务处理服务、个性化的信息服务、泛在的学习环境、智慧的课堂、充分共享灵活配置教学资源的平台、蕴含教育智慧的学习社区等(蒋家傅, 2013)。一些国家特别是亚太地区国家已经提出了智慧教育计划,中国专家的呼声最高,智慧学习或将成为继数字学习、移动学习、泛在学习后新的信息化学习变革浪潮。

四、总结

在全球教育信息化推进过程中,中国政府与世界各国政府、各国际组织等共同努力,全力合作,推进世界教育信息化发展。例如,提出政策框架和全球倡议,开展高层政策对话;选派或鼓励相关人员,特别是优秀青年人才,参与全球教育信息化的研究、培训、信息传播和网络联系活动;建立全球在信息技术促进教育发展方面的网络联系中心和网络互动平台;发挥设在国际组织的信托基金的示范作用,提供资金、专家资源、专业技术、设备与软件产品等支持;支持中国的高校、研究机构参与全球教育信息化的相关活动;联合设立专门国际奖项和奖学金;分享教育信息化发展经验,开展国际比较、案例分析、政策研讨、关键问题研究,开发培训手册并提供能力建设支持;与国际组织共同开展具体项目合作,推进相关领域的国际议程;与国际组织共同开发和出版教育信息化标准、教材和案例,等等。在充分借鉴国际教育信息化政府政策导向、国际经验的基础上,开展更为有效的教育信息化实践。

[参考文献]

黄荣怀. 2001. 教育信息化的特征、现状及发展趋势[N]. 中国计算机报,08-20(5).

刘朝晖,曾海军,黄荣怀. 2001. 国际教育信息化的脚步[N]. 中国计算机报,08-20(5).

刘治华,刘莲. 2004. 现状、本质与使命[J]. 教育艺术(11).

世界教育信息杂志编辑部. 2012. 教育信息化的国际经验综述——基于美国联邦教育部《技术应用于教育的国际经验:最终报告》[J]. 世界教育信息(11).

张进宝,张晓英,赵建华,吴砥. 2014. 国际教育信息化发展报告(2013-2014)[M]. 北京:北京師范大学出版社.

世界教育信息杂志编辑部. 2012. 教育信息化的国际经验:规划与治理[J]. 世界教育信息(11).

程建钢. 2014. MOOC辨析与在线教育发展[N]. 中国教育报,01-04(3).

祝智庭. 2014-10-1. MOOC为传统教育敲响警钟. http://www.ict.edu.cn/forum/huiyi/n20131017_5155.shtml

任友群. 2013. 教师培训如何与MOOCs牵手[N]. 中国教育报,11-04(5).

蒋家傅. 2013. 智慧教育与智慧校园[J]. 中国教育信息化(20):13.

---
三生教育网教育网新闻

  小学阅读 初中阅读 高中阅读 教育教学 教育资讯 综合阅读


  小学阅读 初中阅读 高中阅读 教育教学 教育资讯 综合阅读

三生教育网是一家专业的中小学生教育网,提升中小学阅读理解能力,最新发布中小学作文,教育资讯,教学研究和综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