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教学 > 正文

「天使谭评」清崩溃前四大“恐怖”先兆!慈禧的手机没有充电器

2019-04-19 11:08:22 教育教学 作者:网络
---
一、拒绝承认掉入“塔西佗陷阱”,大清无限期拖延宪政改革大清末期,数千自费或公费的有为青年远赴重洋留学,他们犹如第一批挣脱两千余年极权囚笼的鸟儿,亲眼见证并认识了强大的西方世界。在自由的天空下,他们很快就认识到大清积贫积弱的根本原因来源于制度的落后。为此,他们展开了积极而艰辛的有关“救国存亡”之路的探索。他们利用自己获得的学识结社、办报、翻译西方典籍、宣传先进理念与思想,成为一粒粒唤醒民众的火种。正是在在国内外“私媒”的大力宣传与启蒙下,才导致不断地有大清臣民从“天朝上国”的酣梦中醒来,对大清极权统治的合法性展开了广泛而深刻的质疑,直至不再相信他们的任何虚假宣传,将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每一个标点符号都当作调侃的笑料。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明白,大清明面上推崇的是孔儒等传统文化,实际上推行的却是《商君书》中的贫民、弱民、愚民的既定国策。最终,两股思潮的急剧冲突终于酿成了大清朝严重的官民对立,陷于塔西佗陷阱而无法自拔的大清统治集团只能依靠毫无底线的“抓人”与“判刑”来制造恐惧、打压这股觉醒的思潮与进步的力量。然而,随着清醒过来的人越来越多,来自民间的反弹力度越来越大,再加上国内外舆论与列强施加的压力,甚至连久居深宫内苑、刻苦钻研权谋术与管家婆思维的老慈禧也意识到“非君主立宪制不能救祖宗遗留下来的江山也”!于是,在老慈禧的主持大局下,大清终于展开了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只可惜,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入,最终在涉及到八旗勋贵的既得利益时,再一次遭到了来自利益集团内部的强势阻挠——他们不仅在会议上集体围攻改革中坚袁世凯,甚至还唆使“坏太监”们用臭鸡蛋狂砸让他们这帮“阉货”集体失业的老袁同志。关键时刻,老慈禧并没有站在“改革派”这边,出于对于失去“绝对掌控权力”的恐惧,她最终还是听从老袁的建议宣布将改革的期限推至十二年以后,将改革的大难题交给下一代去解决。最终,就算有徐锡麟这种壮勇之士在公堂之上如猛虎般咆哮“凡搞假立宪必来真革命”,也未能唤醒矢志“醉生梦死”、“娱乐至死”的大清权贵集团的惊觉与猛回头。二、不解决任何具体问题却致力于解决提出问题的人,大清君君臣臣、上上下下陷于新盛世的“囚徒困境”世界瞬息万变,大清国破如斯,八旗勋贵们却热衷于提笼架鸟、搂着洋婆子热舞寻找“新乐子”,连最起码的“危机意识”也没有。他们不相信塔西佗陷阱,不相信市场经济,不相信民主法治,一次次白白葬送改革的大好机遇,直至逼迫精英阶层走上由“对抗”转化为“反抗”的老路。实际上,任何极权的崩溃都是从人民对他的不信任开始的。当一个政权失去人们的拥护,并不单单是因为它有多邪恶,而是它在文化上、趣味上变成了一种拙劣可笑的东西。人们不会忘记,在苏联、东德的末期,在几乎每一个极权社会的末期,都曾发生过一模一样的事情——只要有足够多的人开始嘲笑它、鄙视它,这样的政权基本就踏上了一条不可逆的死亡之旅。老慈禧执政期间,尚且知道启用一批“汉人能臣”——让他们充当“中流砥柱”对大清这艘破船进行缝缝补补,大搞“拆了东墙补西墙”的面子工程的干活。然而,自从老慈禧不幸嗝屁后,大清政权便旁落入摄政王载沣与庆亲王奕劻之手,这哥俩一个弄权一个敛财,先后撵走袁世凯气死张之洞,连“裱糊匠”的面子工程也懒得去打理了,只是一味地追求“有权任性”,执政就像过家家般想一出是一出,带领一帮八旗家丁全面实施打砸抢烧的高压政策,最终玩残了别人也玩残了自己,葬送掉了大清最后一次回光返照的机会。可以说,大清统治集团在不断地给人民制造恐惧、画地为牢、严加管控的同时,也正在为自己挖好的坟墓砌上一块块“封门砖”,为自己的寿终正寝提前敲响了丧钟。有鉴于此,留给后人的启示就是:凝望深渊的人要极力避免自己也掉进深渊,编制牢笼的人一定不要将自己打造成权力的囚徒!“囚徒困境”,并不单指百姓会深陷其中,“有权任性者”似乎更难迷途知返。光绪是被慈禧软禁的“替罪囚徒”,慈禧是被八旗勋贵绑架并为其服务的“权力囚徒”,八旗勋贵又何尝不是被既得利益绑架并走向自我毁灭的“盛世囚徒”?三、各种潜在的社会危机隐而待发,逐渐酝酿堆积形成“明斯基时刻”在八旗勋贵与一帮阔佬遗少的顽强阻击下,大清的改革最终功亏一篑。各种潜在的社会危机非但未能得到有效缓解,反而在八旗家丁们“有权任性”的胡乱折腾下呈现出愈演愈烈的急剧攀升态势。简单归纳起来,大清的社会危机主要包括:1、诚信危机国不知有民民亦不知有国,官员视民众如草芥民众视贪官为仇敌。道德沦丧土匪横行,底层互害高层内斗,上有政策下有对策,政府无论宣传什么表什么态干什么事都玩不转了。2、经济危机经济危机又包括通胀危机、债务危机、金融危机三部分。大清虽然号称GDP天下第一,但是大部分税收都变成了列强与八旗勋贵们共同瓜分的蛋糕,民众所得少之又少。政府举债,铜钱贬值,外资银行逐渐控制着大清的经济命脉,洋货不断冲击着传统手工业,民众的购买力降至史上最低点。3、灾难危机大清末年,西方工业蓬勃兴起,大清却仍然安于自给自足的小自然经济闭关锁国固步自封。每遇灾荒之年,农民流离失所,官府却拒绝施予任何救助。被逼上绝境的灾民,要么“易子而食”,要么“啸聚山林”,朝廷追加的“剿匪”饷银几乎占去大清财税的半壁江山。大清统治集团轻视各种危机却致力于“暴力维稳”的结果,注定了“明斯基时刻”的必然降临。所谓明斯基时刻(Minsky Moment),指的是指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Hyman Minsky)所描述的时刻,即资产价值崩溃的时刻。明斯基观点主要是经济长期稳定可能导致债务增加、杠杆比率上升,进而从内部滋生爆发金融危机和陷入漫长的去杠杆化周期的风险。贵金属货币年代,危机总爆发的主要表现形式为政府入不敷出,最终宣布破产;疯狂印钞年代,危机总爆发的主要形式表现为货币贬值通货膨胀,最终激起民怨。四、大清臣民自扫门前雪,坐等蝴蝶轻轻挥动翅膀引发剧烈震荡的“蝴蝶效应”既然没有人愿意去解决任何实际问题,也没有人有勇气去排解各种社会危机,那么,唯一的解决之道就只剩下继续挥舞胡萝卜和大棒隐瞒危机打压真相,一厢情愿地将灾难爆发的时间无限期向后拖延,直至演变成一发不可收拾的毁灭性灾难——说白了就是举国沉沦,大家一起坐着等死!那年头,谁都看明白了,既然说真话有风险,那就继续自娱自乐地歌颂盛世直至娱乐至死吧!谁都知道雪崩之前的日子是最难熬的,但是为了苟且残喘大家还必须艰难地活下去,大清国民与大清统治集团比拼的就是谁活的时间更长。谁都知道泥足巨人必然坍塌,谁都知道深刻巨变终会到来,但是深受明哲保身的传统熏陶的大清臣民就是打死也不往外说。但是下意识里,他们总在盼望有一只美丽的蝴蝶在不经意间轻轻煽动一下翅膀,有一声轻嘘提前引爆雪灾,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忽然从天而降!直到那时,大家才会轻吁一口气:谢天谢地谢上帝,总算彻底解脱了!既然大清统治集团迷恋枪杆子的威力与笔杆子的魅力,拒绝任何合理的改良建议,执意一条道走到黑,那么,迎接它的就必然是被暴力推翻!问题是,大清体量庞大,很难轻而易举地去撼动它的根基,除非强有力的局部哗变或者全面爆发抗争才能让它轰然坍塌。但是,以孙中山、黄兴等为代表的先驱们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采取各种“敲山震虎”的方式一步步去撬动强权的缝隙。可以说,正是在这些先驱们飞蛾扑火般前赴后继的舍身取义下,才导致了一只蝴蝶在不经意间轻轻煽动了一下翅膀!正所谓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传说中的那只蝴蝶就是发生在湖北武昌军营内的一次“意外哗变”!武昌起义打响了幸亥革命的第一枪,就像一只蝴蝶在不经意间轻轻煽动了一下翅膀,迅速引发了全国的连锁反应最终,看似无比强大、拒绝任何改良建议的大清腐朽王朝,终于在漫天蝴蝶挥舞的翅膀下灰飞烟灭,三岁的清帝溥仪在北洋嫡系的逼宫下发布了“退位诏书”——这难道不正应了那句“凡搞假立宪必来真革命”的预言吗?大清灭亡留给后人的启示就是:看似武装到牙齿、强大到爆、不可一世的强权,实则百弊丛生、腐朽糜烂、不堪一击;而看似缺乏集中力量办大事的民主制度,实则是安装了各式减压阀、自我修正能力极强、能及时排解社会怨恨的实用良方!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大清的悲剧会不会成为高悬的明镜或警钟?人人都知道他们将自己活成了一个卑劣无耻的笑话,他们自己却总将自己当成神话不会破灭的盛世传奇!附文:慈禧的手机没有充电器有一句很著名的话:“一百年了,没有长进,上面还是慈禧,下面还是义和团。” 这句话的含义很复杂,一百多年了,关键词还是慈禧。一百多年前,咸丰驾崩了,慈禧跟另外两位历史上的女性人物 “武则天和孝庄太后”一样,年纪轻轻都死了皇帝丈夫。20多岁的慈禧,没有像20多岁的武则天和孝庄那样用陪睡换江山,而是直接发动政变上台。慈禧在夺取大清统治地位之后的前三十多年里只做了一件事,就是选择了中国几千年历史上 “第一次大规模引进西方科技”的洋务运动。按朝廷的历史评价讲,慈禧也相当于总设计师。慈禧启用了奕䜣,曾国藩,李鸿章,左宗棠,张之洞等洋务工程师,后来提升李鸿章为洋务总工程师。洋务运动快速发展了大清的经济:火车铁路,兵工厂,纺织厂,电报局,北洋舰队,机械化露天煤矿,炼铁厂等等行业企业第一次出现在封闭千年的中国。洋务运动只用了短短三十多年时间,就把一个等同于唐汉时期农业经济体的国家,带进了近代经济体的大门。这在几千年中国历史上实属开天辟地。按官方逻辑讲,谁是当时的最高领导人,这些就是谁的成绩。一百多年后的中国,为了发展疯狂搞运动造成的落后经济,再次大规模引进西方科技。这等于是照抄慈禧的作业,甚至连慈禧做错的选择题(先引进西方科技,不引进西方体制)也是照抄不误。如此盗版慈禧前三十几年的施政,简直是一种膜拜。洋务运动一条腿发展起来的大清,很快就跌倒了。就算大清的历史没有甲午战争的惨败,只发展经济的洋务运动也注定保不住大清。因为西方的科技进步和经济发展是同西方宪政体制配套使用的结果,大清只引进科技,就像买手机不要充电器,待机时间再长也会没电的。历史上看,慈禧的智商还是目前中国统治者中最高的,慈禧肯定不会假装相信什么亩产万斤这种事,慈禧当然也不会眼看着大清断电。慈禧知道选错了题之后,毅然决定预备立宪给大清充电。慈禧死后,孙中山说不要充电了,不如再搞一部配充电器的新手机。后来的历史证明,孙中山搞不起,他最后倒向了苏俄。几千年的中国历史,也是一部几度躲在一个女人身后的历史。尤其是大清,除了创造性地发展了具有中国特色之上帝的洪秀全站出来发了十四年疯之外,像曾国藩,李鸿章等人都选择站在慈禧的身后,可见大清的历史处境是多么险恶。一帮男人躲到一个女人身后的清末最后注定一触即溃。大清倒台之后蹦出来的男人,至今还没有能超过慈禧的。最后,再来读一遍那句很著名的话:“一百多年了,没有长进,上面还不如慈禧!下面是比义和团可恨的爱国贼。”顺便问一句,买手机不要充电器,能待机多久?现在还有个大大的智慧:提前关机能解决没有充电器的问题不?历史在线等。
---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没有了
三生教育网教育网新闻

  小学阅读 初中阅读 高中阅读 教育教学 教育资讯 综合阅读


  小学阅读 初中阅读 高中阅读 教育教学 教育资讯 综合阅读

三生教育网是一家专业的中小学生教育网,提升中小学阅读理解能力,最新发布中小学作文,教育资讯,教学研究和综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