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教育教学 > 正文

飞来鸿运的故事(源于民间)

2019-04-19 11:12:02 教育教学 作者:网络
---
文、张运国马老顺今年快60岁了,半辈子跟土坷垃打交道,很少出远门。孙子高中毕业后考上大学,需要一大笔钱,家里一时拿不出,儿子、媳妇卷起行李到广东打工,可即使这样还难以凑齐学费。眼看着孙子因为缺钱面临失学的危险,一家人为此事愁得整天唉声叹气。马老顺想了想,卷起被子就往门外走。老伴一把拉住他,问:“你这是干什么啊?”马老顺叹了口气,说:“我也到城里打工,给孙子挣学费。” 老伴一把夺下他的被子,数落说:“你也不看看你多大年龄,还想去打工!你打得了什么工?那是吃苦受大罪的活儿,你受得了?!” 马老顺夺过被子,说:“干不了重活,干轻活;干不了细活,干粗活。那么多人都在城里找到活干,我就不信我找不到。”老伴倔不过他,只得千叮咛万嘱咐放他进城去打工。 马老顺到了城里,看到到处高楼林立、车水马龙,一下子傻了眼,别说找工作,连路都不知道怎么走。不过,马老顺一心想给孙子挣学费,硬着头皮满脸堆笑,顺着街两边的门店一个接一个问:“老板,你要打工的吗?我什么活都能干,保证让你满意。”老板看了看马老顺,咧咧嘴说:“去去去,不要说不找打工的,就是找也不找你这样的!” 就这样,马老顺连续找了几天工,什么工作也没找到,因为没有人愿意雇他这样一个老人来打工。马老顺是有名的老倔头,他还是一家家地上门“推销”自己。有人看马老顺可怜,给他指路说:“你到劳务市场碰碰运气,没准能找到工作。” 马老顺来到劳务市场,四下一看,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劳务市场求职的人更多,而且差不多都是年轻力壮的小伙子大姑娘,竞争更激烈。尽管如此,马老顺还是心存侥幸,希望能够找到一份工作。 可是,一连几天,马老顺蹲在那里,没有一个用工单位对他感兴趣。马老顺失望极了,心里说再这样下去,城里工作没找到,家里地里活也耽误了。正当马老顺打算打道回府的时候,有个胖胖的中年人在他面前来来回回走了几遍,像是相面似的盯着他的脸看,看得马老顺都有些不好意思了。最后,那个中年人把马老顺叫到偏僻处,问:“你是来找工作的?” 马老顺点点头。中年人笑了一下,说:“有一份工作,我看你非常适合,出力不大,报酬不低,你愿不愿意干?” 马老顺心里巴不得马上就找到一份好工作,但是中年人的话还是让马老顺多了一个心眼。于是说:“我出来就是想找工作,挣钱供孙子上大学。但是,我一个老人,身无所长,没有技术,又下不了大力气。你让我去做的工作,会不会是违法犯罪的事?要是那样,你给我再多的钱,我也不干!” 中年人听后呵呵一笑,拍拍马老顺的肩膀,宽慰地说:“你放心,绝对不是让你干违法犯罪的事。至于干什么,到家了我再给你细说。” 马老顺想,自己一个半截身子入土的老头,要钱没钱,要色没色,谅他也不能怎么样。于是,他就背起被子坐进了中年人的小汽车,来到一座漂亮的独门独院的大房子。马老顺简直跟走进大观园的刘姥姥似的,两只眼睛看到的尽是稀奇宝物,嘴里禁不住赞叹:“这房子真好啊!” 中年人哈哈大笑,对马老顺说:“这不叫房子,叫别墅,是有钱人住的地方。” 马老顺急切地问:“你让我来,是给你打扫卫生、看护家门吧?你放心,我做这个特别在行,保证让你满意。” 中年人伸出手摇了摇,说:“那些事早就有人做了。我先告诉你,我叫林大壮,以后你直接叫我大壮就行,不用客气。至于你的工作嘛……” 林大壮挠挠头,像是有话说不出口。马老顺急了,说:“大壮,你让我干什么,尽管直说,我保证干好,绝不让你为难。” 林大壮想了一下,进屋拿出一个相框,递到马老顺手里。马老顺接过一看,顿时愣住了:这不是自己的照片吗?怎么跑到这屋里来了?林大壮指着照片解释说:“让你来,就是让你装他。他是我爸,叫林森。” 马老顺听后吓得浑身一抖。一个不相干的人让另一个人当爸称老子,这不是自己骂自己吗?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傻人。马老顺认真地说:“大壮,你不要乱说,我怎么能当你爸呢?” 林大壮微微一笑,有几分得意地说:“看来找你找对了,连你都分不清照片里的人跟你的区别。我实话给你说吧,正是因为你长相特别像我爸,所以我才花大价钱请你来,让你装扮我爸,这事只要做成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马老顺有点明白了,又有点糊涂,忍不住问:“你爸是跟我长得很像,但你爸是你爸,干吗还要我装啊?” 林大壮诡秘地一笑,说:“不该问的你别问,你现在的任务就是装我爸,越像越好。” 马老顺心里说这个有钱的林大壮到底在搞什么鬼啊?但是,既然他愿意花钱雇自己来给他当爸,我就当,反正只当干活挣钱。于是他看着照片说:“我跟你爸已经很像了,猛一看一般人根本分不出来,难道还用装吗?”林大壮说:“从外貌上看,你跟我爸相差无几,外人在短时间里根本无法辨认出来。但是,这只是形似,还没有达到神似,所以你必须在几个月时间里,了解学习我爸的习惯动作、说话语气等等,就是说你要变得从外到里简直就跟我爸一个样。”马老顺听后,禁不住叫了起来:“我的妈呀!我又没见过你爸,怎么能变得跟他一个样?太难了!” 林大壮“嘿嘿”一笑,说:“我自有办法让你学会。不过,你首先必须记住并做到,从现在起,我就是你儿子,你就是我爸。现在,你就叫我一声儿子,叫啊?”马老顺瞪着眼睛,半晌开不了口。别说是主人,就是一般人,也不敢随随便便叫人家儿子,可是现在林大壮却要自己叫他儿子,马老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马老顺干笑着对林大壮说:“老板,我们不玩这种游戏好不好?这个不好玩,我们换个别的更好的游戏玩,行不行?” 林大壮立即瞪大眼睛,厉声呵斥说:“谁在跟你玩游戏!我可没有闲工夫陪你玩游戏,这是真的,这就是你的工作,你必须这么做!如果你连这点事也干不了,别说没工钱,我还不会放过你!”马老顺看到林大壮眼里闪着凶巴巴的光芒,顿时蔫了下来,知道这不是开玩笑,连忙向林大壮赔礼道歉:“行行行,我听你的,一切都听你的。” 林大壮这才收敛起凶相,然后没好气地对马老顺说:“现在,你叫我儿子。” 马老顺看了看林大壮,鼓足勇气,涨红着脸,从嗓子眼里憋出两个字:“儿子。” 林大壮听后,亲亲热热地应答:“哎,爸。” 马老顺浑身上下直起鸡皮疙瘩,心里说有钱人就是会来事,连叫爸都别有味道。林大壮意犹未尽地又说:“刚才那一声叫,很不合格,一点也不像我爸平时叫我的样子。你得这样,带着喜悦、带着高兴、带着兴奋地叫,还得尽量大大咧咧的,不能那样干巴巴、怯生生地叫,没有一点感情,让人一听就是假的!不行,再来一遍。” 马老顺表面上连连点头称是,心里却说我在家里从来没有这样叫过儿子,儿子要那么亲热干吗,又不是外人。可是,马老顺心里这么想,表面却还得装出一副虚心接受的样子,冲林大壮说:“你说得对,我刚才是有些怵,没有叫好,接着来。”说着,马老顺学着林大壮刚才样子,卷起舌头,吊起嗓门,叫道:“儿子。” 已经叫过一次了,马老顺这一次叫还真有林大壮教的那种味道。林大壮连忙接口道:“哎,老爸。” 林大壮微笑着拍拍马老顺,夸奖说:“不错,进步很快,比上回强多了。不过,我们还得再来几回,把这事练得炉火纯青,跟真的一样才行,一点破绽也不能有。” 接着,马老顺叫,林大壮应,一唱一和,一叫一应,又接连练了很多遍。最后,林大壮满意了,对马老顺说:“其实,我这么训练你,就是要你准确掌握我爸的说话样子,让你真正进入角色,成为我爸,这样以后关键时刻才能起到作用。” 马老顺害怕起来,问:“老板啊,你这么做,是不是要害我啊?”林大壮虎着脸,说:“我害你干吗?你只管干你的事,别的不用多问。我再一次警告你,不该你问的事,以后别再多嘴,不然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马老顺只得闭上嘴。林大壮叫进来一个中年男人,低声嘀咕一番后,对马老顺说:“这是我的管家,从现在起,你一切听他的,由他接着对你继续训练。注意,一定要尽快掌握你该掌握的一切,时间不等人。”说完,林大壮转身走进里屋。 这时,管家拿出一本厚厚的册子,对马老顺说:“现在,把你该知道的东西都教给你。你要认真学,认真记,到时有用。” 管家开始逐条给马老顺念起来:“我是从泥瓦匠、小包工头开始做起,后来慢慢发展,有了自己的建筑公司,又承包了很多工程,现在家产数千万……”管家念一句马老顺跟着念一句,并交待说:“这些你一定要记熟记牢,不能有半点差错。” 马老顺连连点头,跟着管家开始背那些东西,边背心里边说:林大壮家真是有钱啊!如果我家有他们的零头,孙子上大学就不发愁了。 时间一长,马老顺看管家也是个面善之人,悄悄地问:“管家,你说说,林大壮雇我来到底干什么啊?”管家两眼一瞪,提醒说:“不该问的,你就别问。” 马老顺还是不死心,涎着脸对管家说:“求求你,给我说说,不然我心里老没底,记这些东西也记不住,回头完不成任务,你不是也跟着受连累?”管家想了想,说:“你说得也有道理,我告诉你一些简单内情,千万别外传。” 马老顺连连点头,说:“放心,我现在跟关在监牢里差不多,想外传也传不出去。” 管家看了看周围没有其他人,便压低嗓门说:“是这样的,林大壮的爸爸好不容易打下来的江山,最近有人想要夺去,他爸呢身体又不太好,说不出话来,所以,现在的小老板林大壮就想出这么一个妙法来,请你这个特别像他爸的人来装他爸,目的就是在必要的时候,出其不意地出现在那些对手面前,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牢牢控制万贯家财。” 马老顺明白了,叹了口气说:“这是谁啊,这么狠心!人家林大壮的爸奔到今天这个样子容易吗?怎么就想黑他呢!” 管家也跟着叹了口气,说:“人心不古啊!所以,你现在表面看是帮助林大壮,实际上是在帮人伸张正义,是在做天大的好事,功德无量。” 马老顺连连点头:“对对,你说得对!我这人虽没啥本事,但最喜欢打抱不平,见了不平的事就想出来管管。你放心,以后我会认真学、认真背,好好帮大壮,让那些心歹的人不能得逞。林大壮的爸不容易啊!” 不过,话虽这么说,马老顺心里却想,从这段时间观察,林大壮不像是个好鸟,整天跟一些浓妆艳抹的女人混在一起,屋子里乌烟瘴气,他这么做会不会还有其他的目的? 管家听后呵呵一笑,然后纠正马老顺的话,说:“不是林大壮爸爸不容易,而是你不容易。现在你就是林大壮的爸,林大壮的爸就是你。”马老顺呵呵笑着,红着脸说:“对对,刚才我说漏了嘴。” 管家严肃地说:“不能总是说漏嘴啊,这可是关系到林大壮一家的财产哪,弄不好就会让那些人钻了空子,你不仅没有帮到林大壮,反倒帮了别人。” 马老顺连忙说:“从现在开始,我保证不再说错一个字。”接着,马老顺一本正经地对管家说:“去,把我儿子叫来,我要见他。” 管家愣了一下,马上笑着表扬马老顺说:“好好,你这样做太像了。但是还不够,还得努力,现在你得把林大壮家———哦,不对,应该是你家的基本情况都记住,这样才能保证以后不出问题。” 马老顺连连点头,说:“那我们还等什么,赶快开始吧。”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马老顺已经对林大壮家里的基本情况了如指掌,应答自如。林大壮专门测试后,十分满意,夸奖说:“老马,不错不错。” 马老顺当即拉下脸,呵斥道:“你怎么叫我的?”林大壮愣了一下,连忙说:“哦,错了错了,应该叫爸。” 马老顺呵呵笑着说:“哎,这才对嘛!” 这天,林大壮忽然对马老顺说:“有个女人找到家里来了,非要见你,你准备一下,见她一面。记住,不论她怎么说,你都说不认识她。” 马老顺心里一惊,有些害怕了。虽然演练得不错,但毕竟没有来真格的,现在要见的这个女人不知道跟林森是什么关系?厉不厉害?马老顺心怯地对林大壮说:“我有点害怕,心里没底,万一露了馅怎么办?” 林大壮笑着宽慰说:“别怕,有我在,你什么也不用怕,什么事也不会有。” 马老顺还是心有疑惧,说:“可是,那个女人来了,我说什么?该怎么说?” 林大壮说:“这些我早就安排好了,到时候,说什么,怎么说,我会对你暗示,你看我的眼色行事,一定不能说岔了。有一点你必须记住,要尽量少说话,言多必失。” 马老顺听到这里,心里有了底,反正有林大壮一旁指挥,他让说什么就说什么,该不会闹出什么乱子来的。交待完毕,林大壮给马老顺戴了副大墨镜,带着他来到前厅,一个年轻女人正在那里等着。马老顺仔细打量一下,这个女人长得很漂亮,皮肤白嫩,穿戴入时,不过她正在抹眼泪,很伤心的样子。 看到马老顺来了,女人像是见到了救星,两眼闪着激动的泪水向他扑过来,但被林大壮手下人给拦住了。女人冲着马老顺喊道:“林森,你怎么啦?我是小翠啊!你不认识我了?” 马老顺瞅瞅林大壮,见他没有任何表示,便学着他的样子,把头抬得高高的,像是没有听到小翠的叫声,没有看到她似的。马老顺心里猜想,小翠一定是想诈林大壮家钱财,故意装成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自己现在是受林大壮之托,一定要忠人之事,说什么也不能让她的阴谋得逞。 小翠见马老顺不理睬她,哭着说:“林森啊,你真的就那么绝情,不认我了吗?我们虽然有一段时间没见面了,但你总不至于那么健忘,连我一点影儿也不记得了?你是不是被人害傻了?” 马老顺就像没听到一样,没有林大壮的提示,他不能说话,就是说也不知道说什么。马老顺感到很难受,他盼着林大壮能够提示一下,让他说几句话,把小翠打发走算了,这样干耗着简直是受罪。 过了好一会儿,林大壮才对小翠说:“你别在这里胡搅蛮缠,我老爸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快走吧。” 小翠听了哭着叫喊:“林森,我是小翠啊,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林大壮虎着脸,冲小翠呵斥:“乱叫什么!我爸的名字是你随便叫的吗?再说,我爸根本就不认识你,你别想讹人!” 小翠却不死心,对林大壮说:“你爸到底认不认识我,不能光凭你一个人说了算。现在让我跟他说几句话,如果他真不认识我,我立马从这里走开,保证以后再也不来了。你敢答应吗?”林大壮嘿嘿一笑,说:“有什么不敢,你想问什么只管问好了,不过丑话说在前面,如果我爸根本不认识你,你以后再敢来捣乱,别怪我不客气!” 说着,林大壮向马老顺使了个眼色,马老顺心领神会,知道该出马了。小翠看了看马老顺,忽然问:“你是林森吗?” 马老顺从鼻孔里哼了一声,说:“是,我是。”小翠愣了一下,又问:“林大壮是你什么人?” 马老顺脱口而出:“儿子,他是我儿子。”小翠穷追不舍:“你叫一声儿子,让我听听?” 马老顺想也没有想,说:“大壮,儿子。”林大壮在一旁甜甜地应道:“哎,爸。” 这时,小翠嘿嘿冷笑起来,说:“林大壮,你别演戏了!你这个爸爸是假的,是你花钱雇来的。” 马老顺吓得直愣怔,不知哪儿露馅了,让小翠看出来了。林大壮却胸有成竹,反问:“你凭什么说是假的?” 小翠说:“从他说话声调里我能辨出来。你敢让这人把墨镜取下来,让我当面辨认吗?” 林大壮哈哈大笑,说:“这有什么不可以的,爸,你把墨镜取下来,让她看清楚。” 马老顺听后连忙摘下墨镜,把真实面孔暴露在小翠面前。小翠用一种特殊的眼光把马老顺看了又看,直看得马老顺心里发虚,生怕让女子看出破绽来。可是,看过之后,小翠又哭了起来,说:“老林,林森,你真的不认识我,不知道我是谁了吗?”马老顺咧嘴一笑,抬起头朗声说:“不认识就是不认识,你还想赖我啊!” 这时,林大壮走过来,拉起马老顺往后厅走,边走边回头对小翠说:“我爸爸身体不好,不能跟你纠缠。现在什么都清楚了,请你从这里走开。” 回到后厅,林大壮高兴极了,拉着马老顺的手说:“你太棒了!我真想叫你一声亲爸。今天晚上,我请你喝酒,好好庆祝一下。”马老顺笑着说:“这是我应该做的。这事看来已经完了,你是不是把工资给我结了,我想回家。” 林大壮想了一下,说:“不忙,等等再说。”马老顺说:“我家有急事,我得回去了。”林大壮安慰说:“这事我自有安排,再坚持一段时间,那个小翠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我们要防她,说不定她还会把我告上法庭的,到那时你的作用更大了。” 马老顺想想也是,只得同意了。可是,现在不需要再学什么了,马老顺整天关在别墅里憋得难受。这天,马老顺从别墅溜出来,到附近转转散散心。 正走着,忽然一个人出现在马老顺面前,抬头一看,竟然是小翠。不过她化了装,不细看很难认出。马老顺以为小翠会找什么麻烦,忙往一边躲,小翠却笑吟吟地叫住他,随手掏出一个小纸条塞到他手里,低声说:“这里到处都有林大壮的耳目,说话不方便,你给我打电话,我来告诉你内幕。” 说完,小翠风一样地溜开了。回到屋里,马老顺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觉,总感到这里面有很多问题。特别是那个小翠,看样子不像是坏人,可是林大壮为什么总是防着她?还专门花钱雇自己当爸来对付她呢? 马老顺决定找个机会问问那女子,搞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天,马老顺趁别墅里没有人,拿着那张纸条,悄悄拨通了电话。接电话的正是小翠。她在电话里说:“我一看就知道你是个好人,也知道你一定会打电话来的。从一开始我就知道你是假的,是受人利用的。这里面的事复杂得很,现在我把事情的前前后后说给你听。” 小翠告诉马老顺:林森确有其人,也很有钱,但是人很坏。三年前,小翠从农村到城里打工,应聘到他家当保姆。没过多久,丧妻多年的林森强暴了她。为了笼络住她,林森把她包养起来,给钱让她花,还甜言蜜语地说爱她,一辈子会对她好,还要与她结婚。 小翠听信了林森的话,死心塌地跟上了他,还为他生了个儿子。林森十分喜欢这个儿子,害怕自己百年之后,小翠和他喜欢的小儿子没有依靠,专门写了一份财产分割书,表示在他身后要将一半个人财产留给小翠和这个儿子,另一半留给林大壮。可是,半年前,林森却忽然消失了,怎么也找不到。小翠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多次找上门来,林大壮都推说不知道,没有想到现在竟会找一个替身。 经小翠这么一说,马老顺有点明白了。看来林大壮雇自己来装他爸,一定是知道了关于家产要分一半给小翠的消息,故意制造迷雾,最后自己独吞千万家财。马老顺最恨这种歹毒之人,在电话里把林大壮花钱雇自己当爸的事说了出来。小翠听后气得不住地大骂林大壮。 马老顺想了一下,在电话里问小翠:“可是,他为什么要花钱请我装他爸呢?他爸又到哪里去了呢?”小翠想了一会说:“这里面肯定有很大的问题。不然,他不会雇你当爸,林森也不会神秘地消失的。” 马老顺猛地吓了一跳,说:“林大壮会不会害死了他爸,然后让我来顶替?” 小翠在电话那头说:“估计林大壮不会杀了他爸,毕竟是他爸,而且平时林森对自己保护得很好,要杀他没有那么容易。但是,可以肯定他雇你当爸,一定有不可告人的内幕!” 这时,马老顺听到有人来了,忙跟小翠说以后有时间再谈,就把电话挂了。 马老顺虽然猜想不出林大壮雇自己来当爸的原因,但是他知道,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林森的下落,那样一切问题都将迎刃而解。于是,马老顺就有目的地向管家及其他人悄悄打听林森的下落,可是那些人个个守口如瓶,根本不向他透露半点消息。马老顺心想,只要有耐心,总会知道的。 这天,马老顺看到管家忙着指挥家里人做这做那,故意说:“有什么事让我也做一些,老是闲着心里发慌。”管家看了他一眼,说:“这里的事,轮不上你。”马老顺说:“你别看我年龄大,但我干活还是有一把力气的,你就让我来干吧。”说着,也不管同不同意,顺手拿起扫把就要干活。管家上前一把夺过,说:“放下,你快放下!你要是去干活,还不把别人吓死啊!” 马老顺笑着说:“别人看见林老板的爸来干活,应该高兴才对,怎么会吓死?” 管家不管不顾地夺下扫把,顺嘴说:“林老板爸爸已经死了几个月,现在忽然出来干活,还不把活人给吓死!” 马老顺连忙追问:“你是说,林老板的爸林森已经死了?他怎么死的?什么时候死的?” 管家知道说漏了嘴,瞪着眼睛对马老顺说:“刚才的话,到你这里为止,不能外传,更不能跟别人议论。实话告诉你,老爷子半年前得了脑溢血,忽然病死的。林大壮知道他爸在外面做的事,来个秘不发丧,一直隐瞒着,目的嘛,不说你也应该能猜到。这事你一定要守口如瓶,不能对任何人讲。不然,你我都得这样。”说着,管家做了个刀抹脖子的动作。马老顺当然知道这些,林大壮是个心狠手辣的家伙,经常对手下人又打又骂。不过,马老顺听了管家的介绍,还是有几分高兴,因为他现在终于弄清楚了,林森半年前已经暴病而亡,而且也明白了林大壮雇请他当爸的真实原因。 过了几天,马老顺又偷偷给小翠打电话,把管家那天说漏嘴的话传给了她。小翠听后镇定地说:“我早就猜出这里面肯定有猫腻,果然如此。他想趁机把应该属于我的那份财产落到他的名下,独吞家产。你现在扮演的这个角色,就是起这个作用。跟你说实话,我虽然没正式跟林森结婚,但我们有孩子,是事实婚姻,而且手里还有他的遗嘱,林大壮想独吞门也没有!” 马老顺问小翠:“你是不是要把他们告上法庭,要回你的财产?” 小翠说:“上法庭我肯定能赢,我手上有林森亲笔写的遗嘱。但是林大壮不是个好鸟,如果法庭把一半的财产判给他,他肯定还会干坏事,坑害更多的好人。所以,我想我们是不是一起配合,让林大壮的阴谋不能得逞。” 这话说到马老顺心里了,因为通过观察发现,林大壮真不是好东西,除了欺负人外,天天躲在家里吸毒、赌博。马老顺问:“你是不是想杀了他?”小翠说:“没必要杀他,杀人是犯法的。我只想让他身无分文,最后成为一个穷光蛋,再也不能害人就行了。马大叔,如果你配合我,事成之后,我只要属于我的那部分财产,其余的由你处置。你愿不愿意干?” 马老顺想了一下,认真地说:“行,我愿意配合你干。这些天,我都看到了,林大壮不是个好东西,那么多的钱到他手里,他一定会干出更多的坏事。如果把这些钱用在扶助农村困难家庭的孩子上学,那该有多好啊!”小翠高兴地说:“好,我们就这么说定了!” 马老顺心里虽高兴,但过后又一想,小翠一个孤儿寡母的,能有什么办法制服林大壮?没过几天,法庭来了传票,原来小翠把林大壮告到法院。林大壮很得意,说:“怕什么,我们有马老顺这个杀手锏,她就是告到天庭也没有办法!” 可是,林大壮做梦也没有想到,小翠却向法庭提出了秘密要求。这天,法庭忽然来了几个人,先是抽了马老顺的血,接着又抽了林大壮的血。林大壮不解地问:“抽血干什么?”法警说:“请配合,抽完血再说。”林大壮无法抗拒,只得捋起袖子抽血。抽完血后,法官对林大壮说:“原告认为你跟林森没有父子血缘关系,要做亲子鉴定。”说完,法官转身就走了,林大壮顿时傻眼了。 没过几天,鉴定结果出来了,果然林大壮跟马老顺没有任何血缘上的联系。马老顺心里说,如果有联系那才是怪事!结果,法庭据此判定林森的家产归现在的林森也就是马老顺所有,由马老顺全权处置。法庭随即应马老顺的要求强制执行,将林大壮从别墅里赶了出去。 林大壮急了,指着马老顺叫起来:“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人是我爸,是我亲爸啊!”马老顺听后笑而不语,倒是小翠站在一旁,高兴地说:“苍天有眼。” 看着自己处心积虑想一人独吞的家产,一下子却落到一个外人手里,林大壮急了,但他又无法向法官说出真相。因为当初林森突发脑溢血,他为了独吞家产,没有及时将父亲送到医院,耽误了病情后又悄悄处理了后事,这事无论如何也不能说。 小翠猜出真相,将计就计,让林大壮有苦说不出,真恨不得一头撞死! 马老顺得到财产后,按承诺将一半分给了小翠。一无所有的林大壮抱住马老顺的腿,苦苦哀求:“你就是我的亲爸,请你好歹分给我一点。” 马老顺看了看他,说:“像你这样的人,钱多了只能干坏事,那是害你。但为了挽救你,我给你10万元,你去做个小生意吧,希望你从此改邪归正,自食其力。”林大壮瞪大眼睛反问:“只给我10万元,还有那么多钱,你干什么用?” 马老顺哈哈一笑,说:“放心,我一分钱也不会要。这些钱,我全部捐给希望工程,用来扶助农村贫困学生。”
---
三生教育网教育网新闻

  小学阅读 初中阅读 高中阅读 教育教学 教育资讯 综合阅读


  小学阅读 初中阅读 高中阅读 教育教学 教育资讯 综合阅读

三生教育网是一家专业的中小学生教育网,提升中小学阅读理解能力,最新发布中小学作文,教育资讯,教学研究和综合阅读。